本周,我们「朱雀青龙」官网正式上线了。当这个概念抛出时,想必所有见到它的人都一头雾水——「朱雀青龙」是什么?你们要做什么?我能从中得到什么?种种问题的答案难以一言蔽之,我们思前想后,最终决定以一篇不算短的文章的形式,来讲这部“元设定”的来龙去脉为各位解释清楚。

「朱雀青龙」是什么?

产品层面,「朱雀青龙」(Finch&Dragon,FND)是一个由元设定(META)驱动的项目,除了META本身,最核心的产品形态和载体是PC策略游戏,除此之外,还包括独立发售的可涂树脂模型。以及配合游戏、模型推出的官方叙事、漫画、小说等。

「朱雀青龙」能为你带来什么?

「朱雀青龙」在内容层面,将建立一个以明文化为基底,扩展至整个东亚的文化产品矩阵。我们将在2021年内推出第一套可涂树脂模型,并以季度为单位持续公开新品,第一部基于17C的官方叙事兵棋也会在上半年公开。2021年下半年,我们将公开基于 FND 世界观的首部PC游戏,最高目标是开发一款基于近代亚洲文化的历史战略游戏。

「朱雀青龙」的诞生

「朱雀青龙」的诞生要从九年前说起。2012年的4月,我同时拿到了两份游戏相关的offer,一份在苏州,一份在北京。而就在两个月之前,我刚刚响应了一位北京网友Reasno的号召,参与了《冰与火之歌》中文wiki的项目建设,紧接着又被另一位在京的奇幻爱好者baozhenyu老师拉入了衣柜字幕组,所以我并没有想太多,直接坐上了北上的动车,可能在心里,这边更“fantasy”一些。

一转眼九年过去了,电视剧都播完了,可《冰与火之歌》还是只有五卷。说实在的很多细节都忘得差不多了,有时候我觉得我可能就要脱粉儿了,又寻思着可能马丁也很忙吧,俗世之中难免焦头烂额。但冰火这个东西的确很神奇,你喜不喜欢他,记不记得清楚,他都确确实实给读者的脑子里埋下了“fantasy”的种子。

Fnd2021040301.jpg
《冰与火之歌》可能是全球普及率最高的“当代世界名著”之一,图为日文版

2019年末,北落师门翻译了一本《欧罗巴的权力游戏》,我和老周、子旭到他家去拿书顺便做客,期间我们对着北落的书架,聊起了中国历史,老周是一个跟明朝特有缘的人——他生在山海关脚下,也在南京待过几年。加上历史专业的子旭,我们很快扒拉出了一堆很“fantasy”的脑洞——这便是最初的「朱雀青龙」,尽管名字是很久之后才想出来的。

某种意义来说,这是“文”、“理”、“史”、“哲”四个专业方向的冰火粉儿凑在一起碰撞出来的灵感。看不到《凛冬的寒风》,大家可能都被憋坏了,特别是我,当场发了个宏愿,说要借助现在流行的“第九艺术”——电子游戏,整一个“团练模拟器”,让大明步兵也排成一排,端着燧发枪跟八旗军排队互射,离谱的是,他们还都觉得挺带感的。另外,也不知道点了几个菜,我顺路吹了个牛逼,说希望有朝一日能把这玩意儿推向海外,让欧罗巴人也能体会到大明的魅力。

Fnd2021040302.png
「朱雀青龙」中的士兵

可不是嘛,毕竟游戏是一种更通用化的语言,一部《全面战争:三国》,尽管存在着各种生硬艰涩的西方式解读,但仍然可以让数百万海外游戏玩家能够近距离的了解到汉末魏晋时代的华夏文明风貌,认识到这是一段足以与东西罗马、中世纪欧洲争辉的时代背景。一群英国人尚能如此,对我们而言,更像是一种源自血液里的文化冲动。

当然我们都知道,中国历史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不是只有“三国”而已,三国的瑰丽,一在英雄辈出,二在文化交融,三在特性鲜明。这些特点在诸如隋唐、两宋时期都有所展现,而其中又以明清为甚。于北京景山有《明思宗殉国处》碑文,上书曰:「三代以下,得天下之正者,莫过于有明。及其亡也,义烈之声震铄天地,亦为历朝所未有。」

明末豪杰并起,冲突多元,一方面留下了许多家喻户晓的荧幕艺术形象,比如李自成、袁崇焕、吴三桂、多尔衮等等。另一方面又有很多值得让人去重新审视和聚焦的历史人物,比如“两蹶名王”的李定国,“始知昨夜红楼梦,身在桃花万树中”的陈子龙,以及写出《天工开物》的一代狂生宋应星……在文化交流方面,处在变革前夜的明朝人,正以好奇、焦虑的心态审视着“坤舆万国”。在旗袍和辫子成为中国人的刻板印象之前,大明衣冠是中华文明留给世界的全部形象。如是种种,既有长河东流的无可奈何,也不乏让人浮想联翩的“What if……”,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正是我们创造朱雀青龙的灵感源泉。

若以市场规模而论,中国文创近年来之繁荣,是不争的事实。题材、历史背景设定各异,可谓百花齐放,然而无论是仙侠还是架空历史,又或是IP改编,倘若仔细深究,十有八九还是披着东方外衣的“剑与魔法”。具体到游戏领域,主流的艺术风格则日趋固化,审美要素受东、西洋影响极深。不伦不类、光怪陆离的背后实是缺乏文化根骨的表现。以至于像《长安十二时辰》这样的作品出现后,不少人会误以为大唐圣景的细节是在“cosplay”日本,多少令人无奈。

因此我们才“叛逆”的想要做点“不一样的东西”。我所理解的文化自信,或者说“本土文化的说服力”,未见得是对一方元素的暴力缝合。正如黑泽明大师的作品《乱》——明明是莎士比亚的本子(《李尔王》),却足以说服观众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日本故事。相反,一些作品尽管成吨的堆砌东方元素,却活像个缝合怪,反倒难以获得任一方受众的共鸣。

Fnd2021040303.png
《乱》剧照

所以,我愿意把「朱雀青龙」称作是“俗世里的奇幻”——通俗的俗、普世的世,融入一部分现实中并未发生,但又符合逻辑推演的“平行现实”——以1600年的中华文明为基线,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肩扛燧发枪,身着布面甲的明朝士兵;三桅宝船满载香料与橡胶,乘着信风往来于两个世界;肤色不同、文化各异的人们,往来于朱甍碧瓦之间,交流着五洲四海的珍禽异兽与新奇技术。这个世界并不局限于战争与权谋,而是在风俗、文化、经济、科技等多元层面徐徐展开……这里不会有真气、轻功和任何魔法元素,而只是一个普通凡世该有的样子,甚至让你忽然觉得“没准这就是本该发生的”那一支时间线。

「朱雀青龙」的文化特征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大量参阅了明代历史文献、文物资料,力图基于客观、严肃的原则尽可能真实地还原,进而再创造十七世纪的“明季乱世”,再在此基础上发散,通过严谨的推演、大胆的想象,构建十八、十九世纪与世界交融,风貌逐渐变化的东亚社会、人文环境。

Fnd2021040304.png
Fnd2021040305.png

正因如此,我们会尽可能地基于健康、平等的现代价值与“东方审美”结合——所以这里没有大尖儿下巴蜻蜓眼、披头散发齐刘海儿、羸弱不堪的世家公子,也不会拿主要笔墨去刻画裹着小脚、终日热衷勾心斗角的后宫嫔妃。「朱雀青龙」的男性和女性角色将尽可能地在形象上保持十七世纪基础的着装习惯,保持七头身比例,面部五官也将符合东亚人种特征。

写在最后的话

截止到这篇文章发布,「朱雀青龙」官方网站已经正式上线,具体设定将在官网和爱发电逐步公开。不久后,我们将发布第一款可涂树脂模型(主题暂时保密)及其周边设定,而首部17C官方叙事《丹心录》也将于近期公开前瞻,还请对「朱雀青龙」有兴趣的朋友关注我们,随时追踪我们的最新消息。

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Fnd2021040306.png
Ifadian fnd .png
powered by Huiji
avatar